主页 > 社区地图 >民族是想像而来?台湾民族主义,源自一九二○年代后岛内大量刊物 >

民族是想像而来?台湾民族主义,源自一九二○年代后岛内大量刊物

社区地图 来源:http://www.vns5956.com 发布时间:2020-07-19

民族是想像而来?台湾民族主义,源自一九二○年代后岛内大量刊物

台湾人何时「察觉」到自己与其他人(中国大陆、日本、韩国)不一样?台湾人何时发现自己与共同活在岛上的同胞是「一家人」?「我们」究竟从何而来?台湾大学台文所教授苏硕斌在「殖民地与现代性系列讲座第五讲:我们三百六十万台湾人──日治时期的活字印刷与民族想像」讲座中,由民族主义理论着手,带领读者一同了解「台湾人如何认识自己」的历程。

讲座一开场,台大台文所黄美娥教授就笑称苏硕斌是个漂泊者,拿的是社会学博士,做的是文化研究,不过又不是单纯的文化议题,跟政治议题走得比较近,现在虽然待在台文所,但不做文学,反而处理历史课题,听说近来又跑去研究媒体理论;「真是个鬼才」。但黄美娥也感叹,做理论的人真的很少,做得好的人又更少,因为这样,才看重苏硕斌的长才,聘请他到台文所来,与同侪彼此脑力激荡。

苏硕斌指出,理论是看世界的蓝图,赋予历史多重的迷人色彩。而他自己之所以对日治台湾的本土民族主义燃起兴趣,是源于 1980 年代由欧美学界发起的「现代建构论」(modernism-constructionism)论战。在这场论战以前,界定、了解民族(如中国人、日本人)的方式,多从血缘、宗教、继承传统的方式探讨,这种方式被称为原生本质论(primordialism-essentialism)。

台湾大学台文所教授苏硕斌。Photo/林宣玮

然而,原生本质论虽然言之成理,但却无法回答民族内部为何会有政权分裂、抗拒传统的问题。为了解释以上问题,民族主义大师班纳狄克‧安德森(Benedict Anderson)在九○年代末期,在《想像的共同体》一书中,提出了民族主义的「现代建构论」。

现代建构论认为「民族」的诞生,是现代国家建立后的新兴产物,并非原生本质的纯粹自然,而是后天政治文化的刻意为之。以往的学者认为,先有了民族主义,才有了民族国家。因此英法百年战争是由于英国人和法国人知道「自己本就不同」,所以才打了起来,打着打着,便确立了自己的国家边界。现代建构论认为先有了民族国家,才有了民族主义。因此生活在东南亚的印尼人、马来西亚人、新加坡人之所以知道彼此的不同,是来自于国家所赋予他们的身份。

不过,台湾的民族主义,又与其他民族主义不太一样,是产生于日本殖民时代,先是意识到自己和殖民国日本人的不同,然后才逐渐发展自己的主体意识。

苏硕斌认为,在清代台湾,并没有所谓的台湾民族意识。当时的台湾人与中国人之间是毫无分隔的,就算有,也只是省籍的不同。1895 年虽然出现台湾民主国,但照号召者丘逢甲的话,如此处置也只是权宜之计,纯粹是政治目的,避免台湾落入日人之手。之后虽然有许多的武装抗日暴动,但都没有成为独立民族的政治诉求。

就算到 1915 年余清芳所领导的噍吧哖抗日事件,从余清芳称自己的国家是「大明慈悲国」来看,也都在中国乱贼称帝的脉络之下。

但是,情况在 1920 年代之后开始有了转变。日治时代台湾岛内充斥着大量的刊物,这很符合安德森所认为的民族主义构成要件:印刷资本主义。

苏硕斌引用沙特的文学理论,认为作者在写作时就已经设定了读者是谁,行文方式也会跟随读者而变化。「每一篇文章都有个诉说的对象。」知识份子在日治时代于岛内出版的刊物,就是要说给同样在岛内的台湾人听的。于此同时,阅读同样刊物的台湾人,也想像着自己的同胞有哪些人。而刊物的大量发行,也意味着刊物会迎合市场的需求,当越来越多人认同这个身份,也就宣告着一个崭新的民族主义蔚然诞生。

苏硕斌也认为,光就刊物的书写、传播、影响,就很值得大书特书。他近来钻研传播理论的研究,特别喜欢雷蒙‧威廉斯(Raymond Williams)对媒介(media)的研究。媒介其实有三个意思,一个是中介物(透过谁来说话,例如古老的萨满巫、灵媒)、一个是实体的物品(可以看得到的东西,像是报纸、电影),也还有资本主义组织的意义(像是美国人如何透过意识形态动员自己的人民参与越战)。虽然传播理论看起来很无趣,但却深深地影响我们的思考判断,以及:影响我们认识、知道我们是谁、来自何方。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Nisa yeh

热门内容
小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