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T生活报 >反对毛的三面红旗没有好下场?国际上三尼都倒霉了 >

反对毛的三面红旗没有好下场?国际上三尼都倒霉了

T生活报 来源:http://www.vns5956.com 发布时间:2020-06-22

反对毛的三面红旗没有好下场?国际上三尼都倒霉了

1954年10月,毛泽东在北京新侨饭店举行的招待会,欢迎印度总理尼赫鲁(左)访问中国大陆

二十六

第七口气、对“三面红旗”的总体看法(17):大跃进中相应的组织措施

前面讲到仅1958年一年之中毛泽东就主持的16次重要的会议;除了那些毛泽东在会上作的报告外又网选了毛泽东所发出的16条豪言壮语;最后还要讲一下大跃进中毛泽东又採取了哪些相应的组织措施。

开会是行政命令;豪言壮语是宣传鼓动,造成强大舆论;与此同时必须要有组织措施进行保证。毛泽东每发动一次运动都有相当严厉的组织措施的,大跃进也不例外。

毛泽东自己挂在嘴边的话:“马克思加秦始皇”,秦始皇这样的人在干一件事时怎幺可能不动组织措施呢?毛泽东从来都不是那种光说不练的假把式,他一向令出即行,以杀伐决断祭旗立威。

不过毛泽东的组织措施并不常见诸于报端,收集起来就更困难了。这儿只能简单的小结几条:

1、不许讲错误

毛泽东在1959年庐山会议上讲到:“一个高级社(现在叫生产队)一条错误,七十几万个生产队,七十几万条错误;要登报,一年登到头也登不完。这样结果如何?国家必垮台。就是帝国主义不来,人民也要起来革命,把我们这些人统统打倒。”

既然错误不能讲,大家全都捉到鼻子哄眼睛;

既然错误不能讲,所以也没有人给毛泽东讲真话。

毛泽东自己也只能听到谎话了,假作真时真亦假,假话听多了就以为假话就是真话了,而真话呢?就以为是假话了。所谓“是非颠倒、黑白不分”就是毛泽东大跃进中精神状态,他的人物形象与“皇帝的新衣”中那个光屁股满大街跑的皇帝并没有多大的区别。

2、树立对立面

毛泽东一再说:我是历来主张树立对立面的。“树立对立面”是毛泽东治国治人的基本方法。

国家的对立面是美帝,后来又加了一个苏修;这世界上最大的两个国家都成了中国的对立面了。最后搞得几乎所有的国家都成了对立面,朋友只剩下屁股般大小的阿尔巴尼亚,这是上帝在吃烧饼时失落的一粒芝麻,其领导人就是“喝茶”与“夜壶”这两个王八蛋,还他妈的什幺“海内存知己”。人民的对立面是几千万地富反坏右;以及不断产生的新的阶级敌人;

57年,党内的对立面是周恩来、陈云为代表的“反冒进”,59年就更进一步发展为彭德怀的右倾机会主义。

这种情况下,谁还敢当毛泽东的对立面呢?

3、强迫命令

毛泽东总是说多数压少数。其实是少数压多数,是毛一个人压全党。

1958年8月19日,他下了钢铁翻一番的死命令。他说:必须有控制,不能专讲民主。马克思与秦始皇要结合起来。地、县、乡不控制不行。调东西调不出来要强迫命令。

从这一条指示中,我们看到了“共产风”、“平调风”的由来。

有人说“共产风”、“平调风”不是他刮的,我看就是他刮的。

为了实现钢产量目标,在8月16日的北戴河会议上,毛泽东提出“书记挂帅,全党全民办钢铁工业”的方针。这便是“全民大鍊钢铁”的由来。……毛泽东向陈云下达八条指示,其中提出:“要有铁的纪律,没有完成生产和调拨指标的,分别给予警告、记过、撤职、开除党籍处分。”毛泽东还下令将各省市区主管工业生产的党委书记找来北戴河开会,会上宣布了毛定下的纪律,俨然就是“立下军令状”,你们这帮小子啊,完不成任务就提头来见。

4、坚决打击不同意见者

周恩来要工业交通部副部长高扬下去调查,他到河南几个县查看后写出报告,产量不实,质量不好,小、土、群不合科学。高扬回来后写了一个报告,毛泽东看后大怒,把他定为右倾机会主义分子,下放贵州劳动。

这件事其实也是向周恩来敲警钟。

据1993年出版的《中国“左”祸》一书所载,被批判的重点对象和被划为右倾机会主义分子的党员干部,占当时全国2000万党员中的365万。部队划为右倾机会主义分子的也有1848人。

二十七

第七口气、对“三面红旗”的总体看法(18):国际上“三尼”反对大跃进,结果全都没有好下场

国际上“三尼”(肯尼迪、尼基塔(即赫鲁晓夫)、尼赫鲁)嘲笑并反对“三面红旗”,也让毛泽东大受刺激。

国际国内的政治家们,大都是有常识的。国内的政治家摄于毛泽东的威势就不可能说出心里话,但国际上的“三尼”又不属于毛泽东领导,他们就会直言指陈毛泽东办的这些可笑的事。毛泽东于是一再声称要写一篇“万言序文”与全世界论战。

这后来就出了一连串神奇而蹊跷的事:

1963年11月22日,肯尼迪被暗杀;

1964年5月27日,尼赫鲁病逝;

1964年10月14日,赫鲁晓夫下台,我们的原子弹爆炸成功。

在一年不到的时间内,作为“帝修反”的代表人物“三尼”两死一下台,全作鸟兽散。这说明什幺?说明上帝是站在毛泽东一边的。

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其实赵也不是和尚,只是个居士)相继写了三首“哭三尼”的散曲,毛泽东一见大喜,亲自推荐并亲自改题为《某公三哭》,在《人民日报》公开发表,立刻轰动全国。

这件事给许多中国老百姓一种联想:无论国际还是国内,凡是反对我们的伟大领袖,凡是反对“三面红旗”的都绝无好下场,而我们的伟大领袖则有“掐阴阳、通鬼神”的神奇本领。

“三尼两死一下台”,赵朴初吹喇叭,毛泽东亲自炒作,这在推行毛泽东个人迷信方面曾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二十八

第七口气、对“三面红旗”的总体看法(19)(完):第七口气小结

笔者之所以不厌其烦地罗列以上资料,目的是用真实的史料说明问题:

笔者之所以在罗列资料的同时夹叙夹议,目的是及时表达一些联想中的常识与逻辑推理。

“三面红旗”是毛泽东的发明的,这是史实;刘少奇这样的长期唯毛泽东之命是从的二把手怎幺可能发明“三面红旗”,这就是常识。

刘少奇也曾经是“大跃进”的吹鼓手,这也是史实;但正因为刘少奇不是原创,所以“三面红旗”在他的心中扎根不是很深,这就是常识。

“三面红旗”是毛泽东的原创,是毛泽东“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出来的亲儿子,是毛泽东持之为宠,持之为骄的命根子。

毛泽东为“三面红旗”操过多少劳,流过多少汗,付出过多少心血。

毛泽东对“三面红旗”的感情太深,寄予的希望太大。

所以,毛泽东不允许任何人对“三面红旗”说三道四,“反对”固然不行;“怀疑”也不行;“存疑”也不行,只能无条件的拥护,无条件地高呼“三面红旗万岁,万万岁!”

对于国际上的反对派,他虽然仇恨在胸,但毕竟鞭长莫及,也只能写写诗发泄而已。

对于国内、党内的反对派,那都是在他的权力範围之内,他下得了狠心,下得了杀手,不惜“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彭德怀就是被他红刀子捅了出来的。

毛泽东的这种感情,刘少奇没有,但他了解毛泽东的心理。所以很犹豫。

刘在21人的报告起草委员会上说:“三面红旗”比较难说。

在1962年1月25日,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通过书面报告时,刘少奇接受了陈云的意见,强调对三面红旗“允许怀疑”。

随即在1月27日的口头报告中,刘少奇说:“‘三面红旗’,我们现在都不取消,都继续保持,继续为‘三面红旗’而奋斗。现在,有些问题还看得不那幺清楚,但是再经过5年、10年以后,我们再来总结经验,那时候就可以更进一步地作出结论。”

这段经典性的一段话,后来被人们一再引用。

有人认为刘少奇在七千人大会上是反对“三面红旗”的,事实上刘少奇没有;

有人认为刘少奇在七千人大会上是维护“三面红旗”的,其实刘少奇也没有。

正因为刘少奇的骑墙态度,引起了毛泽东对刘少奇的不满。

所谓“爱之愈深,恨之愈烈”,毛泽东对“三面红旗”太爱了,所以他所憋的这口“气”也就太深了。

但是,62年的形势与59年的形势是大不一样的,经济情况坏得多,刘少奇的党大陆位也非彭德怀可比,所以毛泽东不可能立刻对刘少奇“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只好隐忍不发,将泄愤与报复伺以来日了。

热门内容
小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