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D车生活 >反对石化工业进驻边加兰‧300人请愿抗议徵地 >

反对石化工业进驻边加兰‧300人请愿抗议徵地

D车生活 来源:http://www.vns5956.com 发布时间:2020-06-22

反对石化工业进驻边加兰‧300人请愿抗议徵地(柔佛‧新山18日讯)约300名“边加兰子民协会”成员及边加兰村民週日举行和平请愿行动,抗议在当地进行的石油提炼与石化综合发展计划,令他们面对土地被徵用和被逼迁的困境,一些村民也面对不合理赔偿,未来不知何去何从。週日早上10时,在边加兰新湾顺安宫旁举行的和平请愿行动以“保卫家园”为主题,出席的民众高举海报和布条,以实际行动维护居住多年的美丽家园,请愿行动约在半小时内结束。请愿行动进行时,碍于准证条例,主办单位一度吁请民众不要高喊口号,只是高举海报或布条表达心声。不过,间中还是有民众高声吶喊“反对”,其他出席者也应声或拍掌附和,一些民众则高举拳头大声喊叫,抗议家园遭受发展带来的严重破坏。警方没有阻止民众吶喊,只在旁监督和维持秩序。徵用7村地促18月内搬前来参与和平请愿行动的民众涵盖三大民族,当中以受徵地和逼迁影响的村民居多,以及前来声援的外坡民众和非政府组织。一些民众还穿上印有“停止莱纳,拯救大马”字眼的汗衫。民众带来的布条和海报写着“我们不要赔偿,我们要保留家园,保留文化及美丽的海滩”、“拯救红树林,保护海洋生态”、“保护边加兰的资源,还我青山绿水”、“龙虾之乡,保留边加兰祖先留下的百年基业”、“不要干扰我们已安息的祖先”等字眼。31岁村民吴小姐指出,受影响的7个村庄约有2000户人家,如今已有相关单位到大湾和二湾测量土地,但村民尚未收到正式信函,不晓得如何应对。“许多细节例如赔偿问题,村民都不知详情,当局却要他们在18个月内搬迁,让村民无所适从。”37岁工程师萧德龙通过面子书,召集新山和古来的100名网友参与和平请愿行动。他说,他是以非政府组织的身份,站在“反对石化工业、保护环境和家园”的立场,声援边加兰村民的诉求。他上週曾走访边加兰,亲身了解村民面对的困境。“年老的村民都不想离开住了几代的祖屋。这项发展工程没有详细策划,村民却得面对逼迁,以致内心不安宁。”斥破坏生态忽视村民生计“我们最初以为发展地点只是七湾,结果发展地段几乎涵盖整个边加兰,严重破坏生态和居住环境,叫我们如何接受。”请愿行动结束后,边加兰子民协会主席夏恭廉在记者会上发表不满心声。他说,当局没有妥善安排受徵地和逼迁村民的去处,也不曾考虑他们面对的生计问题。“现在只有四湾未受发展影响,可是週边地区的村民将面对丧失栖所的窘境,难保四湾接下来不会遇到同样情况。”他说,如今村民人心惶惶,当局提出的不合理赔偿令他们无法接受,村民希望相关单位协助他们争取权益,让他们继续住在原有家园,当地自然环境不受破坏。15警员维持秩序哥打丁宜警区主任仄马哈占指出,警方派出15名警员前往现场维持秩序,避免发生不愉快事件。他说,警方没有干涉请愿行动,只是到场监督,以免有人破坏集会条规。“警方让民众有集会自由,同时保障民众的安全,希望民众遵守法律条规。”他披露,主办单位在申请集会准证时,已表明集会时间是半小时,不会进行演讲或对话,只是举海报或布条表达心声。警方是根据警察法令27条文,允许民众在公共地点举行集会,而警方估计当天到场的民众超过200人。柔社青冀马华携手解决柔佛州社青团团长陈泓宾说,针对边加兰发展计划引发的种种民生问题,他希望国阵成员党放下党派成见,共同为村民服务,解决民困。他披露,请愿行动进行时,行动党党员面对国阵地方基层领袖“放话”,要求他们不要与村民有太多接触。“我觉得这是太重的党派成见,事实上,行动党已私下到访边加兰四五次,进行田野调查工作。”“国阵基层领袖应拥有超然的包容心,因为村民无法接受赔偿条件,生计出问题,这些都有待儘快处理。”他说,该党的立场是,发展商应立即停止石油和石化工业计划,或给予村民合理赔偿。他指出,当地的州议员在赔偿事项上出现误导村民的情况,希望当地国州议员向村民交代。行动党将于近期展开联署请愿行动,希望在两週内收集村民的签名,以提呈到国会讨论。人民公正党边加兰支部主席朱基菲指出,村民的权益没有受到法律保护,以致村民难以接受土地被徵用和赔偿条件。马华:道不同不相为谋对于陈泓宾提出的“合作”,边加兰马华区会主席陈勇成回应:“彼此政策不同,不相为谋。”吶喊是没必要行为他说,马华希望以和平方式协助村民,而非以反抗政府的形式来为民服务。“最重要是向政府反映人民的心声。”对于有民众在和平请愿行动上吶喊,他认为,吶喊是没必要的行为,况且这是警方事前交代的细节。他否认在野党被阻止参与请愿行动的说法。渔民:州议员误导村民40岁的大湾渔民辛瑞德透露,在赔偿事项上,当地州议员曾指1万5000至3万令吉是“红包”,在支付这笔款项给村民时又改口说是赔偿金,过程中有误导村民之嫌。“当时州议员还说,若不拿红包,以后就没有了。”他对作为人民代议士者却没有站在民众利益为民谋求福利,令选民非常失望。另一方面,腊区州议员拿督哈侖阿都拉否认边加兰渔民是在受误导的情况下签署合同,也不认同渔民完全不明白国文合同内容,因为这并没有反映当时的情况。“当时共有121名各族渔民出席对话会,其中112人签署合同,另外9名华裔渔民没有签署。”他也否认提及“红包”字眼。马华助呈备忘录传达心声边加兰马华区会将协助村民在一两週内提呈备忘录给首相署,以传达村民的心声。区会主席陈勇成披露,这项发展计划的失当之处在于缺乏与村民交流及收集民意,和平请愿行动旨在传达民声,希望首相体恤人民的心情,儘速解决问题。破坏家庭和谐“村民不反对边加兰发展,前提是不应该徵用土地和逼迁,以及引入污染环境的工业。”边加兰居民行动委员会主席卡斯兰指出,发展带来的不只是环境破坏和村民的居住问题,也造成一些家庭成员意见分歧,破坏家庭和谐。“一些家庭成员赞成搬迁,一些则反对,一些村民接受赔偿,一些却抗议,这些问题已影响村民和家庭成员之间的和睦。”他披露,发展计划也将破坏边加兰原有的基建设施,而这些设备都来自人民的纳税钱。“受影响的7个村庄当中,有60%村民是小园主,25%是渔民,15%是商人,10%是其他业者,他们的工作和生活都没了着落,不知应向谁讨公道。”他说,渔民以前出海数小时可捕捉到二十多只龙虾,如今一只都捉不到。”“石化工业带来的不良后果是空气和食水污染,村民面对健康问题,以及涨潮海水淹至大路、红树林消失、候鸟失去蹤影的环境破坏。”他指出,这项发展计划带来的只有坏处,没有好处,村民希望维持边加兰的现状,以让世代子孙享有美好的生活环境。该组织的成员包括边加兰受徵地和逼迁影响的居民。‧2012.03.18
热门内容
小编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