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D车生活 >砍头与钉桩:不死族的千年恐惧与考古追猎之旅 >

砍头与钉桩:不死族的千年恐惧与考古追猎之旅

D车生活 来源:http://www.vns5956.com 发布时间:2020-07-27

您曾有未履行的誓愿吗?您曾经犯下以下恶行,包括伪证、诈欺、放高利贷、抢劫、纵火、拦路强盗、冷血吝啬、诅咒、挥霍家产、在安息日工作、在节日抽菸或及饮酒过量吗?您的生日在12月24日到1月6日之间吗?

糟了,您有一定机率成为不死族。

砍头与钉桩:不死族的千年恐惧与考古追猎之旅

安格莉卡.法兰兹(Angelika Franz)、丹尼尔.诺斯勒(Daniel Nösler)

译|区立远

  每名死者背后都有故事,有他全部的人生;对每个不死族来说,也是如此。每一个过世的人,如果他的遗族想把他绑在坟墓里,不会没有原因。他生前或死亡时,一定发生了什幺事,使他成为可疑的死者。

  不过,这些在考古上大多无法证明。从骨骸上要怎幺读出这个人是在圣诞节节期里出生、所以注定在死后要从坟墓里爬出来呢?考掘者看不到他的出生日期,能看到的只是骨头上可能压着石头。生前的暴力倾向或好赌成性,也都不会在墓中留下痕迹。还能见到的,或许只是他最后头被砍掉了。

  不过在另外一些案例中,考古学能提供解释。比如当一个人是死于某种疾病,或身体有某种残缺,使他有成为不死族的嫌疑,那幺考掘者就不只能在遗骨上看到镇鬼措施,还能解读出原因为何。

  残障的不死族:畸形的恐怖

  在童话与民间传说里,魔鬼常常有个很好辨识的特徵:跛脚。

  至于残障的原因,各个地区则不尽相同。在鲁尔区(Ruhrgebiet)的民间传说中,魔鬼非常挫折,因为矿工的灵魂一直都能直接了当上天堂。所以他就去到矿坑,想要亲自捕捉一只矿工的灵魂。然而,他不幸遇到一名爆破师傅。这个师傅给魔鬼设了诡计,用一场大爆炸炸掉魔鬼的一条腿,使得魔鬼只好找一条马腿来将就。在奥地利的史泰尔马克(Steiermark),则传说有一名聪明的农夫和魔鬼订下契约,出卖了自己的灵魂。但是等时间到了,农夫却不愿意交出灵魂。于是他引诱魔鬼走到一座风车磨坊下面,让他被风车的扇叶切掉左腿。这时恰好也有一匹马从旁经过,魔鬼便给自己换上一条马腿。

  在基督教的诠释里,魔鬼路西法则是招惹了上帝的愤怒,因为从天国跌下来而摔瘸了腿。关于原因,各方的意见并不完全一致。在〈以赛亚书〉里,路西法想要胜过上帝,所以被惩罚从天国坠落,如路德的译文所说 :「我要升到天上,把自己的宝座设在上帝的众星之上;我要坐在遥远的北方众神明聚会的山上;我要升到云天之上,使自己与至高者一样。」以西结则在他的布道中,把堕落的天使称为高傲的基路伯,说他「因美丽而心中高傲」 。西元一世纪亚当与夏娃的伪经里,则称那天使不愿意在受神所造的人面前跪下,所以才罚他从天国坠落。在〈以诺书〉里,一大群天使因为耽溺慾望,所以遭到逐出天国的惩罚。米尔顿(John Milton)在史诗《失乐园》里,让三分之一的天使对上帝群起反叛,因为他们不愿意承认天主的儿子。不过所有故事的结局都一样:上帝让一名或一群反叛的天使从高高的天国一路跌到地狱里。

  所以在比较未经启蒙的时代里,那些一只脚无法完全使上力气、或甚至只能拖着一脚走路的人,就显得有些可疑。如果残障是生下来就如此,那幺这小孩或许是被献给魔鬼的。但如果跛脚是出生以后,由于一次伤害造成的,那就可能是上帝的惩罚,以便给这个背离纯正信仰与德性生活的人标上伤残的记号,让众人警惕。谁要是跛脚,那一定是有问题。

砍头与钉桩:不死族的千年恐惧与考古追猎之旅

  有趣的是,有为数不少的复行者坟墓所葬的,都是不良于行的人。比如在迪朋湖,柯尼希斯武斯特豪森市(Königs Wusterhausen)的一区,在布兰登堡的达梅─施普利瓦尔德(Dahme-Spreewald)县境内,跛脚的人就似乎曾经声名不佳。这个聚落只在中世纪盛期存在过一段短暂的时间。十三世纪初成立,到了十四世纪中就又已荒芜。直到再过了四百年,此处才开始又有人类定居。然而二○○四年此地居民又得搬走,因为这块土地成为(后来丑闻不断的)柏林布兰登堡机场计画预定地。在兴建工程开始之前的考古调查中,考掘者发现了一个中世纪的坟场,四百二十二人葬在此处,其中二十八人显然施加了预防措施,以防止他们跑出坟墓。

  其中一位死者是约四十至五十岁的男性;在死亡之前,他的右膝曾患有严重的关节炎。这导致他的膝盖固着在一个弯曲的角度,因此无法正常行走。当他死后下葬时,有人在他头上放了一颗大石头。

  考掘者发现另一位年约二十五至三十四岁的女性,她的左肩上放了一块漂砾。她的骨骼上最引人注目的变异是:右上臂骨显着变短了。这很可能是孩童时期一场意外造成的后果,手臂的生长受到了阻碍。这不是她唯一的病痛,这场意外可能对她的骨骼也造成其他损害。在研究她的骨骼时,人类学家发现一处脊椎骨折癒合的痕迹,以及左膝关节面变形。这受创的身体很可能使她生前在迪朋湖社会里,一直是个边缘人,因为她有长期营养不良的现象。

  这中世纪墓园也有一个小教堂;考古学家在里面发现一具骸骨被沉重的石头压住。这是一具成年的遗骨,性别不明,腿部的缺损是后天造成的。右小腿骨的主干上有一块隆起,是典型由下肢溃疡造成的,德文俗称「开口腿」(offenes Bein)。由于溃疡的影响波及骨头,所以伤口必定很长时间都又大又深。下肢溃疡会化脓,气味难闻,此外大多还非常疼痛,长了「开口腿」的人不可能还能正常走路。我们可以证明,埋葬者之所以害怕这名死者成为不死族,确实跟他的下肢溃疡有关,因为他们用来镇住这个人的大石头,就直接压在他患病的右脚上。

  然而,「在迪朋湖坟场上的死者中,并不是每个只要有骨骼病变的,就一定也被石头压着,」人类学家贝蒂娜.荣克劳斯(Bettina Jungklaus)提醒我们,「就像并非所有石镇的个体都显现出骨骼病变一样。疾病显然不是唯一使死者被石头压的原因,即便疾病确实对死者受到的对待有一定影响。」有时候埋葬方式虽然背离常规,却又不必然代表要防止死者回来,比如一位跟下肢溃疡的死者一起葬在教堂内部、年约四十岁的女性死者就是如此。考掘者发现她呈侧躺姿势,双腿弯起,而不是像一般那样伸直。荣克劳斯检查她的骨骼时,发现左大腿骨的关节头几乎完全缺失。很可能这个关节发炎如此严重,造成骨质的溶解。如此严重的发炎,必定带来难以想像的疼痛。荣克劳斯猜测,这位女性死时应该是因为疼痛的缘故,才将腿弯曲起来,后来也以这个姿势下葬。

砍头与钉桩:不死族的千年恐惧与考古追猎之旅

  然而,不是只有腿部损伤的人才被石头压。其他一些能明显破坏外观的伤势或疾病,也能让人担心,这人死后会不会试着回来。十二世纪初一名葬在斯拉夫时代晚期坟场的女性就是如此,地点在今天北德的乌克马克(Uckermark)纽麦乔夫村(Neumeichow)附近。这名女性年约四十五至五十岁,一百五十一公分的身高显得相当娇小。因此压在她头部与脚上的石块就显得特别巨大。「很可能这名纽麦乔夫的女性让遗族感到十分恐怖,因为她的头骨上有不寻常的畸形。」检视这具骸骨的荣克劳斯猜测说。这位考古学家在她头骨上找到六个骨肿瘤。这类增生组织并不危险,本身是良性而且生长缓慢,很多情况下甚至不会被发现。但是纽麦乔夫这名女性的骨瘤当中,至少有一颗无法不注意到。这颗肿瘤直径一点三公分,高零点五公分,而且直接长在左眼上方的额头上。对当时的人来说,她看起来一定像是额头上要长出角来一样。

  颅骨病变在诺文提安(Növenthien)也引发了居民对死者可能回来找人的恐惧。诺文提安跟纽麦乔夫一样,也在斯拉夫人的屯垦区里,而且是在屯垦区的西北边界上,在汉诺威(Hannover)的文德兰地区。诺文提安是一个放射状村落:典型的斯拉夫村落形态,由各家的楔形土地环绕一个圆形广场排列组成。诺文提安紧靠在德拉文(Drawehn)西侧;德拉文是一座冰河时代遗留的山脉,将吕内堡(Lüneburg)草原与文德兰以及阿尔特马克(Altemark)地区分隔开来。在这片贫瘠的沙质土地上,斯拉夫的文化与语言维繫了很长的时间。最后一名德拉文波拉比语(Drawehnopolabisch)的使用者死于一七五六年(这语言是种与波兰文有近亲关係的语言),死者是一名女性,享年八十八岁。今天还让人想起这些斯拉夫人的,是一些听起来十足陌生的地名,比如瓦德维兹(Waddeweitz)、多马岑(Dommatzen)、克罗特(Kröte)、迪克法岑(Dickfeitzen),或者托尔斯特凡兹(Tolstefanz)。

  从九世纪一直到大约一千两百年为止,有个斯拉夫部族都把死者埋在这里。考掘者在一九六五年秋天里一共找到一百四十五个墓,其中十五个死者的头部或脚上有大石头压着。有趣的是,他们全都位于坟场边缘。对其中一个编号七十二的墓,诺文提安人採取了双重措施,来确保里面的成年男子无法回来找人。一方面,他们在墓坑中央放了几块大石头,另一方面,他们把死者的头取下来,然后放在他的大腿骨旁。可惜已无法确认这项措施是在死后立刻进行,还是在死者已经腐烂之后,因为一九六○年代关于骨头的详细人类学考察还很稀少。

  另外,许多诺文提安的死者嘴里都放了一枚钱币。这种办法常常用于阻止索命鬼:死者将没有机会吸吮裹尸布,也就无法把其他家庭成员带进墓里;他将只能咬嘴里那块金属。比如另外一个小孩子也受到如此处置;她的墓里有异常丰富的陪葬品。这个女孩年纪不会超过一岁或两岁,但却戴着鬓环,穿着装饰华丽的衣服,其中两个扣环与两片有色金属片保存下来了。然而对考掘者来说,最有趣的是她的头骨:这名小女孩有脑水肿。

  然而,不一定要天生身体缺损才会让人害怕死者返回。比如一位住在桑兹可夫(Sanzkow)大约四十五岁的男性就是例子。他的年代在十二世纪下半叶,出生时本来是完全正常的孩子。他可能跟朋友在多伦塞塔尔(Tollensetal)的草原上(在今天梅克伦堡的多湖平原上)游逛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使他的人生有重大改变。至于那是一场严重的意外,还是在一场战役里,头上被砍了一刀,我们不得而知,但是他的左半边脸受到大面积的创伤。虽然他活了下来,但是脸部骨折给他的余生造成严重后果。一九六九年,考掘者赫尔伯特.乌尔里希(Herbert Ullrich)在他的报告里说,这伤势如此沉重,以至于「显然让这个人严重失能」。乌尔里希在桑兹可夫坟场上的九十一号墓里发现这具遗骸。他的尸体被遗族用大石头压住了。

砍头与钉桩:不死族的千年恐惧与考古追猎之旅

书籍资讯

书名:《砍头与钉桩:不死族的千年恐惧与考古追猎之旅》 Geköpft und gepfählt: Archäologen auf der Jagd nach den Untoten

作者:安格莉卡.法兰兹(Angelika Franz)、丹尼尔.诺斯勒(Daniel Nösler)

出版:漫游者文化

[TAAZE] [博客来]

热门内容
小编推荐